休闲农业
当前位置 > 首页 > 楼宇生态绿化 >>  楼顶绿化示范 
广州城区天台绿化方案年内出台
浏览人数:2772

广州城区天台绿化方案年内出台

 
2005年10月14日 11:24:25来源: 广州日报

 
    比较适宜在广州楼宇上推广的天台绿化方式包括地毯式、棚架式和园林式3种。
  园林式:指在天台上造园,除种植树木花草外,还配置有亭、假山、雕塑、浅水池及棚架等,是真正的“空中花园”。
  棚架式:种植藤本植物,并设置棚架让植物在上面蔓延。地毯式:种植低矮的地被植物或草坪草。

    中国广州网讯 天台绿化后的屋顶素有“空气过滤器”、“空中森林”的美称。广州的天台绿化一直走在全国前列,20世纪70年代东方宾馆屋顶上建立了我国第一个真正的大型屋顶花园后,广州天台绿化面积逐年扩大,近三年来,广州市区两级绿委就已建设天台绿化面积3万多平方米。
  今年初,广州市决定将在全市范围内大力开展城区天台绿化,在年内出台具体方案之前,先有计划、有步骤地对内环路两侧等重点区域的建筑物进行天台绿化美化的推广普及。
  为此,从去年10月至今年5月期间,广州绿委委托华南农业大学,对内环路两侧80米以内及广州大厦半径200米区域范围内的楼房内业主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在内环路两侧80米以内,适合进行天台绿化的楼房数量总面积达59000平方米。如果政府全部负责天台绿化建设管理,有近五成的单位和私人业主、顶层住户愿意对其楼房天台进行绿化,有两成的单位和居民对此持观望态度。调查显示,市民关注费用、安全、权属三大焦点。
  赞同者:天台绿化可减灰尘
  记者了解到,对屋顶进行绿化已成为国内外城市建设的一种趋势。调查显示,当室外气温达到37℃时,没有绿化的楼顶的室内温度达到38℃,而绿化了楼顶的室内温度为29℃。炎热的夏季,屋顶有植被的楼房比没有植被的楼房,房间温度可低2℃~3℃。在广州中心城区,进行1万平方米屋顶绿化的投入最多约500万元。家住环市西路一10层楼宇最顶层的陈伯告诉记者,他家与内环路相隔很近,车辆多,楼顶没多久就蒙上了厚厚的灰尘。他邀了几个邻居一起在上面搭起竹棚,养了点花,种了一些丝瓜和南瓜,楼顶上灰尘少了很多,空气也好了。但没坚持多久,邻居搬走了,他没了搭档和资金,现在楼顶又荒废了,如果政府支持部分资金,他是第一个支持在天台上搞绿化的。他告诉记者,“政府支持,我的心算踏实下来了。”
  租住南田路某顶楼的黄小姐告诉记者,夏天屋里温度非常高,“简直是活受罪,如果楼顶上有绿化就好了,凉快不少。”
  在黄沙大道边住的吴姨告诉记者,自己所住的楼房年代久远,大家把废旧杂物堆到了楼顶上,也有人在上面晾衣服,“上去散心的地方都没有,但你瞧瞧有的楼顶上,又是种瓜又是养花的,多漂亮啊。”她说,只要有条件,她乐意搞天台绿化。
  但家住周门的何先生反映,他买房时就已把楼顶上的一块地方买下来了,以前有时间还在上面种些花草,但后来没有时间,“也不想去管它,自己买了这块地方,绿不绿化我自己定。”
  反对者:担心树根戳破屋顶
  并不住在顶楼的刘小姐则担心,自家楼宇顶上已经有一些住户种了很多树木,有的已经有五六米高了,“我很担心哪天树根把楼顶戳破了!而且一刮大风,这么大的树,摇起来我们的楼顶怎么受得了啊。”她还向记者反映,一些住户种的瓜果没有搭木架,藤叶直接爬到了楼顶水池上,“叶子里面虫子很多,影响了池水的质量。”她说,为了安全,她反对在楼顶搞绿化。
  焦点一:绿化费用不菲――谁来担?
  市民和单位愿不愿配合进行天台绿化,主要集中在绿化费用和今后管理费用谁来出的问题上。
  记者了解到,天台绿化建设费每平方米大约需要150~500元,许多单位、业主难以接受或承担。调研结果显示,调查范围内目前只有27%的单位、25%的私人业主、10%的顶层住户同意自己出一部分钱来对其楼房天台进行绿化,但单位只能承受5000元以下的建设费用,每个月500元以下的养护管理费用,私人业主以及顶层住户只能够承受2000元以下的建设费用,每个月30元以下的养护管理费用。而调研报告指出,以内环路两侧楼房适合进行天台绿化的建筑物为例,59000平方米天台全部进行绿化大约需要投入1180万元。之后每年每平方米的养护管理费用以5元来计算,每年需投入养护管理费用29.5万元,共计1209.5万元。
  焦点二:绿化需防渗水――怎么办?
  天台绿化相当于把露地绿化或造园搬到建筑物或构筑物上,对房屋的建筑安全、楼顶层面的稳固是一个考验。
  记者了解到,广州城区10年以上的楼宇比比皆是,以前没有考虑要进行天台绿化,屋顶荷载较小。而据广州一家专业防水公司调查发现,目前的商品住宅楼有30%左右不按规定设置天台防水层,报告还指出,内环路两侧天台可上人的楼房有一部分存在漏水渗水现象。广州一家单位对楼房天台进行花园式绿化后不到2年,天台就出现漏水现象,不得不把绿化部分全部拆除,20多万元付诸东流。专题调查表明,居民和单位对开展天台绿化最担心的原因,排前三位的分别是:担心影响房屋结构的约占36%;担心影响日常工作生活的约占33%;担心屋顶漏水的约占13%。
  焦点三:楼顶种瓜养花――谁做主?
  记者了解到,到底谁能在楼顶实施天台绿化也是一个有争议的焦点。在一些单位的楼宇上,是否搞天台绿化由单位自己决定,而在一些居民楼,楼顶上的空间一般算作公共面积,但事实上,很多居民“抢占先机”独占了楼顶面积,种瓜养菜,成了自家的“后院”,其他住户在楼顶上根本没有空间进行绿化。越秀区广卫街一工作人员向记者反映,楼顶谁可以“种瓜养花”的邻里纠纷,每年都有不少。荔湾绿委一负责人反映,一些楼盘出售时,楼顶面积附赠给住户后,楼顶住户就把它完全当成自己的空间,其他住户连楼顶都上不了,更谈不上要搞楼顶绿化了。加上缺乏指导,楼顶住户绿化非常凌乱,种养的树木、花草、瓜果都没有任何讲究和搭配,给房顶结构带来威胁,也影响了楼顶景观。
  专家对策
  政府多补贴建设资金
  地毯式绿化约占八成
  专家在报告中建议,可确定一个绿化主管部门牵头负责,制订出广州市实施天台绿化的总体方案和具体工作计划。专家建议,地毯式的绿化形式成本比较低,施工简单,安全性好,广州市地毯式的绿化形式以占大约80%为宜。
  专家建议,可以考虑先对内环路等两侧楼房适合进行天台绿化的建筑物进行试点,对那些愿意出钱进行绿化的单位及私人业主楼房先进行绿化。
  专家认为,在德国,政府补贴25%的天台绿化经费。但由于广州市天台绿化起步比较晚,市民的意识还不足,需要更大的扶持力度,建议政府在25%之上适当增加扶持建设资金,对于已由自己出钱建设好的天台绿化,也进行同样的补贴。另外,还可以开展“优秀天台花园”的评选活动,对获奖者进行奖励。
  内环路两侧市民
  盼既隔音又绿化
  “天台绿化当然好,但是我们想先装隔音窗。”中山一路69号住户林女士说。她家的窗户离内环路不到8米,白天门窗紧闭,阳台上用木板隔了半边抵挡噪音,但公交车的刹车尖叫声、汽车喇叭声及发动机的轰鸣声,依然穿墙入耳。
  据了解,内环路建成通车后,市建委及市中心区交通项目办公室把内环路沿线的隔音降噪工程纳入内环路子项的实施范围,近年来采取一系列措施预防和减少内环路对沿线环境的噪音污染,如在规划线路走向时充分考虑对沿线噪声敏感点的影响,中山一路路段将主线南移,高架抬至20多米高。
  安装隔音设备则直接“降噪”,一是在内环路上安装隔音屏障。目前全市已在内环路防撞墙上全线安装了近两万米的隔音屏障,超出环评报告书3800延米的承诺。另外,广州市中心区交通项目办已立项对面向内环路一侧的1996年以前的建筑,对环线噪声影响的敏感点,如医院、学校、较近居民楼等,分批、分期地安装隔音通风窗(7楼以上采用钢化玻璃)。
  今年加紧推进的四期工程规模最大,全部是居民住宅,将为黄沙大道、南岸路、环市西路、恒福路、梅东路、中山一路、东华南路、东华北路、江湾路、南田路、工业大道北、前进路、仲凯路等9个路段4770户住户安装,预计实施规模将达到54700平方米,2006年4月完成。
  东风西路路尾不在计划安装之内,位于东风西路路尾的109号居民楼共七层,除了首层沿街店铺外,其余六层全部门窗紧闭而且都拉上窗帘或用报纸遮住,沿街的阳台也都全封闭。立交桥、内环路、铁路、主干道四重道路噪音让居民备感头痛。昨日,住户王伯告诉记者:“内环路两侧的第一排楼房搞绿化是件大好事,能不能先全部装上隔音窗呢?我们不在安装隔音窗的计划路段,但很盼望有关部门来实地察看,帮我们解决问题。”
  绿化屋顶,你愿意出资吗?
  闻过
  从白云新机场返回市区的市民可能都有这样的感受,车由机场高速转到三元里一带,进入内环路后,窗外的景象马上就发生了很大变化。原来机场高速两边的绿化带非常“养眼”,而内环路两侧冷冰冰的“石屎森林”,则让人感到很不舒服。如果屋顶比内环路面低,映入眼帘的杂乱景象更强化了这种不舒服感。如果屋顶能够进行绿化,给房屋戴上“绿帽子”,不光是人们的观感会好起来,也有助于改善初到广州的海内外游客的第一印象吧?
  有关专家把绿化屋顶的意义和作用概括为几点:降低城市的热岛效应;使楼房冬暖夏凉,减少降温和加热费用等,但“知易”却“行难”。真正要推动绿化屋顶这件事情,实施起来并不容易。此前的调查显示,如果政府全部负责天台绿化建设管理工作,仅有49%的单位、47%的私人业主、49%的顶层住户同意对其楼房天台进行绿化。
  政府完全出资绿化屋顶尚且如此,如果真要采纳专家的建议,政府和市民各出一部分资金,不同意对其屋顶绿化的可能会更多。绿化屋顶虽然有那么多好处,但它的影响也是很明显的:屋顶天台的荷载能力与防水措施是否足够;屋顶绿化是否顶得住狂风暴雨的侵袭等。因此,在现阶段,可能首先要打消的是许多人对绿化屋顶的顾虑。
  从技术层面讲,市民的这些顾虑其实都不难解决。这就回到钱到底由谁出的问题上。完全由政府出资揽下这件事情,试验阶段财力可能承受得起,太多肯定吃不消。从专家的建议看,政府出资四成,这已大大超过德国政府推行此事时出资25%的比例了。
  我们常说,“谁受益,谁出资”。在绿化屋顶这件事上,城市当然是受益者,但最大的受益者恐怕仍然是屋顶下的居民。但这仍然不是笔者支持专家让市民出一部分资金的最大理由。
  昨日,笔者去从化采访,从化的同志讲了件事情。前些年从化修路,采取的是各级政府和村民共同出资。结果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几年过去了,这些路的质量都非常好。为什么呢?原来村民因为出过资金,就特别注意施工方是否偷工减料。
  因此,市民出资绿化屋顶,不光是受益的问题,而且还能够真正把这件事情办得更好。